峊梓‧91巷

關於部落格
Live life to the fullest.
After all, you only live once.
  • 1585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古劍衍生】雁向西‧6

  遠遠瞧見包子鋪的旗幡飄盪,六子欣喜地跑了過去。
 
  「老大爺,包四個鮮肉的、四個素菜的!」
  「馬上來!」
 
  老人手腳麻利,一手捧著油紙握成斗狀,一手迅速夾收幾趟,剛出爐還騰騰冒煙的大白包子頃刻便落入六子懷裡。
  他眉開眼笑地遞過去幾個銅錢,興沖沖回頭往客棧走。走著走著,突然聽到一旁鎮民的話聲。
 
  「今年沒有秋汛是好啊,但這天要再不下雨,咱們可要遭殃了!」
  「就是,聽說南邊還有雨呢,這兒地都乾裂了。」
  「你說再這麼旱下去,明年春天蝗災該有多嚴重!」
  「別說明年,眼下咱鎮裡還有儲水,鎮外荒僻些的村子都快不能住人了......」
 
  六子陡地沉下心。
 
  這裡是崑崙山脈東沿極外圍的小鎮,已經能看見遠方山巔的皚皚白雪。他們自淮陽一路行來,見沿途草木漸疏、河壤益涸,風颺起漫天黃沙,穀物牲畜損傷嚴重,饑民日增。
  六子生長的南方固然時有澇患,卻從未見過如此暴旱。
  小鎮因有地下水脈流經,尚能撐持居民生計,但若遲遲不降雨,饑荒爆發也只在旦夕。
 
  「幾個月前還有人從河谷那兒過來採辦些食糧,最近都沒了。」
  「那幾村的人都沒來?莫不會.....」
  「別瞎說!晦氣!」
 
  六子繼續邁步,步伐卻慢了許多。
 
  
  「前輩,您不吃嗎?」他心不在焉地囫圇吞完自己那份包子,才發現另一份還沒動用。
 
  紫胤真人搖頭,看著他皺眉:「怎麼回事?」
 
  六子把剩餘的包子用油紙慢吞吞裹好,塞進行囊裡,手東搔西撓地蘑菇半天才下定決心開口:「前輩,我們...能不能繞道去北方河谷一趟?」注意到對方挑了挑眉,他急忙解釋:「我、我聽這兒的人說那邊...不太好,可能鬧災了。當、當然,如果前輩有要緊事的話、」
 
  「走吧。」紫胤真人當即起身走向門外。
 
  六子一獃,方高興地快步追上去。
 
  
  ※

  
  河谷距小鎮旬餘路程,舊名月牙,由崑崙融雪匯聚之河沖蝕而成。據聞數百年前此河流水豐沛穩定,澆灌土地甚廣,是西北境極重要的母親河。某年不知何故,天象異變,千里江河一夕枯竭,導致民不聊生、餓莩遍野;傳說最後是崑崙神仙下凡,賜重寶盡復滔滔長川,救黎民於水火之中。
  月牙河谷因而維持了百年昌榮。然人口驟增使此地過度墾植,地力漸趨衰微,終於在數百年後的今日,變成漠漠黃沙。
 
 
  「為何勸阻?」
 
  他們剛離開塵沙漫布的村莊。夏季尾聲河谷遭逢一場黑風暴,斷絕對外通道,河谷內的居民耗盡存糧仍等不到風暴停歇,陸續有人餓死;所幸天寒疫病未發,各村落尚有不少年輕體壯之輩倖存。
  紫胤真人施法破除暴風,領他們暫遷居於小鎮,再回到河谷燒卻亡軀,以防屍毒生疾。有村人央求紫胤收下他的幼孫為徒,卻被六子勸退了。
 
  「那老大爺雖然生還,但看起來...沒能活多久了。他們祖孫倆相依為命,還是讓那孩子好好陪他最後一程吧,之後再來帶那孩子走也行。」他笑了笑。
 
  六子知道此去經年,他沒有親人,可以走得灑脫;但那孩子不一樣,還有人需要他。
 
  還有人需要他。
 
  六子忍呀忍,還是憋不住問了:「前輩,您也會待在天墉城嗎?」看對方搖頭,他有些失落,又著緊問:「那您之後打算去哪裡呢?」
 
  紫胤注視他半晌才開口:「我,會去探望我的弟子。」
 
  
說話
  這一話生得千辛萬苦萬苦千辛,寫到一半情緒跑掉真的很要命;光開頭就寫了至少四種版本,寫文太重感應究竟是不是好事?只有這一版讓我有「想寫下去」的念頭,應該說幸好還有這一版嗎?(抹臉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