峊梓‧91巷

關於部落格
Live life to the fullest.
After all, you only live once.
  • 1585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古劍衍生】雁向西‧5

  他徐徐睜開眼。柴火劈啪作響,風裡聽得流水淙潺和早秋蟬鳴。他看向對面的人影。月輝清一陣淺一陣地篩在面上,盤膝闔眼的青年想是極其凝神,額上泌出一層薄汗。
  他不欲打擾,仰首看望夜空,墨般黟犛承載著稀疏雲絮遮不住的月明星燦。
 
  百年來他甚少作夢。
  有說夢寐投射人之大欲,日思夜顯,他心如止水,眠寢間素來安穩;近日,卻時常夢及過往之事。
 
  「啊!前輩您醒了。」青年本自胡亂抹汗的手趕忙放回膝上。
  他頷首:「可有進益?」
  「心法已經記熟,但...有些地方還不太明白。」樸實的臉孔染上微赧。
  「無妨。修行切忌躁進,務須靜心。」
  「是。」青年答應,傾身向前撥弄著柴薪,「快要不夠了,六子再去撿些回來。」
 
  他目送青年的背影消失在林木之間,復閉起眼。
 
  
  「為何修仙?」那日他問青年。
 
  那年輕的孩子愣了會兒,像是頭一回考慮這個問題。
  他略感不悅。凡事莫忘初衷,這孩子連自己的初衷都不曉得,如何耐得住修行艱困。一生之所願...難道僅有如此份量?
 
  皺眉思索片刻,青年才苦惱地回答:「六子...是個孤兒。」清澈瞳眸不閃不躲地直視他的目光,「沒有需要保護的人,也沒想幹什麼大事業,原本想著簡簡單單過一輩子也是樂事,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嘛。」
 
  些微遲疑的語調在講述間變得穩定,青年搔搔頭傻笑。
 
  「我從小就窮,但只要肯努力就不愁飢寒,日子總地來說是挺平順的;唯有...小時候被人欺侮時,會難過自己沒有力量。我們孤兒,最擔心的從來不是溫飽,而是生存。
  「我想...如果自己能變強,就回去教那些孩子們。沒有人是自願流落街頭的,我們也有權利好好活著。」
 
 
  十分相仿,卻又不太一樣。那雙眼睛炯若辰光,漫長的記憶中有星星點點與之呼應,在他沉眠時瑩瑩發亮。
  數百年如白駒過隙,然則天道往復,有凋零自有新生;譬如潮起潮落,總有形似之處。
  都道天地不仁,可這份巧合何嘗不是上蒼悲憫。
 
 
  ※
 
 
  六子在樹叢裡搜撿落枝斷木,邊喃喃背誦:「...惟人足有三魂,一曰生魂,名彭琚,二曰覺魂名彭瓆,三曰靈魂名...」咦?這兒有草菇!他一把採下來揣兜裡,「三曰靈魂名曰彭,其頭向天......」
  
  離開故土月餘,天已褪盡暑熱。他們朝北方走。
 
 
  「你我無須以師徒相稱。」
 
  紫胤真人聽聞他修仙的原由,甫開口便是這麼一句。六子心猛地下沉。
 
  「我授予你基本心法,融會貫通則日後修練將事半功倍。」清冷嗓音在六子死灰復燃的期待中續道:「其餘待你隨我至崑崙山天墉城,再尋良師學習。」
 
  
  天墉城──六子曾聽從前遇見的修者提過,乃天下清氣所鍾、大利修行之地,但他認知也僅止於此;紫胤不再多言,他也不多問。
  在哪裡都一樣,勤勉修習便是。
 
  「......故人最靈,因三魂全,天地人之象也,人友善則奏,有惡不隱會同司命遇庚申......」
 
 
 
 
  待續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