峊梓‧91巷

關於部落格
Live life to the fullest.
After all, you only live once.
  • 1585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古劍衍生】雁向西‧4

  涼風習習,燈影在川上盪漾。

  「紅玉告訴我,今日妳必來琴川。」清冷的嗓音盤旋在風裡。
  「紅玉姐姐...她好嗎?」
 
  原來襄鈴姑娘認識仙人呢。六子從橋墩移往西邊河畔的陡坡,潛在長草裡,既渴望衝出去求仙人收徒又害怕如此竊聽惹仙人不快,急得抓耳撓腮。
 
  「心凝神定,自然安好。」說話徐緩,聽不出情緒。
 
  六子嘗聞人言,修為登仙後便超脫肉體凡胎,少有俗世七情六慾,淡看人間八苦,再不受火宅煎熬。他立志修仙之餘不免偶爾疑惑:這樣又有什麼意思呢?
 
  「那便好......不知紫胤真人為何找我?」
  「有事相託。」袍袖微動,一卷古籍握在紫胤手中。竹簡散亂,篾片殘破不堪。
 
  襄鈴雙手承接,六子見她翻閱間瞪圓了眼,捧著殘編的手都抖顫起來。
 
  「這是...這是......!」她猛地抬頭,激動得連說話都不利索。
  「只是古簡記載,未能考據真偽。」紫胤真人輕輕搖首,眉心略泛波紋,似是遺憾。「辟邪仁獸之名同麒麟並稱,世間何其罕有,我生年至此尚未得見。縱然傳說屬實,也不知須耗費多少時間尋覓。」
  「總歸是一個法子,有書簡為證到底比虛無縹緲的口喻可信多了。」襄鈴緊緊將簡卷攬在懷裡笑得燦爛,淚水卻阡陌縱橫,「晴雪一定會很開心......」
 
  白髮之人斂眉垂目,明明面無表情,可六子看著他的臉,不知怎麼地感覺好熟悉;當他忍受的苦痛超越負荷、再無能名狀的時候,臉上也是這樣一片空蕩。
  仙人也在難過嗎?
 
  「替我帶給她吧。」低語彷若嘆息。
 
  眼看仙人言畢轉身就要走,六子腦袋一熱,顧不得掩藏手忙腳亂地爬上草坡,邊喊著:「仙人請留步!」
  紫胤真人步伐微頓,目光緩緩停留在六子身上;襄鈴則全無反應,逕自探究手中斷簡,彷彿身邊突然竄出個人是極自然的事。
  靜穩無波的眸色盯得六子手足無措,張口結舌半晌愣是一字也蹦不出來。
 
  「何事?」
 
  問語讓六子一個機靈,想也不想跪在地上磕下頭:「六子懇請仙人收我為徒,傳授修行之道!」他不敢擅自起身,只感覺此話一出口,連襄鈴姑娘的視線也定在他身上,頓時冷汗涔涔。
  靜默須臾,才聽見語聲清清淡淡地傳來:「修仙一途豈是兒戲?天資聰敏者畢竟鳳毛麟角,稚齡聞道、至耄耋仍沒能參悟者方為多數,你年紀不小,便是此刻開始修練亦有所不及,何必。」
  「六子知道,可勤能補拙,我會加倍努力修行!」六子抬頭慌急地說:「只請仙人指點迷津,修為如何是六子自己的造化,我不在乎最終能不能成仙,只求...只求了卻心願。」
 
  聞言,紫胤真人閉合了雙目。六子惟恐自己說錯話,心中正忐忑,忽聽鈴音伴隨話語輕響:「只求按自己心意去做麼......」
  他迎視襄鈴姑娘的目光,雖然不懂她何出此言,還是下意識用力點頭,並驚訝地發現她和仙人流露一樣的神情。
  是不是真的說錯了?六子惴惴不安地凝睇紫胤真人,見他不發一詞轉身離開,便臉都塌了下來,卻不敢出聲。
 
  「你傻啦?跟上去呀!」
 
  六子被襄鈴姑娘推得發懵,指著遠去的仙人又指指自己,訥訥開口:「可是...仙人......」
 
  「教你跟著就是,哪這麼多話,快去!」
 
  說完也不等他答應,六子只察覺一股風捲來、腳步一輕,人就朝前飛掠出去。
 
 
  待續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