峊梓‧91巷

關於部落格
Live life to the fullest.
After all, you only live once.
  • 1585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古劍衍生】雁向西‧3

  當晚方家開了流水席,大宴全城。
  菜式走琴川「老八樣」的路子,四盆八菜擺得一桌子滿當當,每道都堆得山一樣高。六子捧著個大碗,揀愛吃的幾樣裝了盆滿缽滿,便自尋個安靜地方吃去。
  他在橋墩下臨水坐著,看河岸邊人來人往、熱熱鬧鬧,也覺得歡喜。人越多越好,受方家的德澤、想方家人的厚道,老天就能賜予福氣,讓方老爺下輩子一世安好。
 
  「小沁兒...麼......待著?」
 
  他依稀聽見橋上有人說話。遠方嘈雜令他聽不真切,只模糊分辨出是女子的聲音。清脆如鈴。
  六子謹慎地挪動位置,想看清是誰在橋上。
 
  「您就別笑話我了......」
 
  兩名女子在對話。一位鬢邊染著點點霜白,看似近耳順之年,衣著樸素但作工精細,一看便知道不是普通人家;年輕的那位風華正茂,頭挽雙髻、長髮結辮,所繫繩結末端都墜有鈴鐺,頭一偏便輕靈唱響。
  六子看不見她的容貌,可光瞧著那身姿氣質,想必長得很好看吧。他微紅了臉。
 
  「妳是主家呢,快些回去吧,別教人好找。我不用人陪的。」那年輕女孩子用夜鶯般的嗓音說話。
 
  從六子的方向看去,正好面對老婦人的正容,只見她搖搖頭笑道:「下次再見也不曉得什麼時候了,我比較想陪您啊,襄鈴姨。」
 
  六子糊塗了。怎麼年紀大的喊小的「姨」呢?難道「小沁兒」喊的是那位婦人嗎?他搔搔頸子,大戶人家這輩份也太複雜了。
 
  「也是。以前沒感覺,不經心十年就過了。」
 
  那襄鈴姑娘轉過半身,攲在橋欄上,六子終於見著她的側臉。果然很好看,他想。
 
  「爹一定很高興您來看他。」婦人笑得溫煦。
  「也許吧。」襄鈴姑娘也清清淺淺地笑了。
 
  六子恍惚地被那絲笑意牽引,移不開視線。
  又兀自言說一陣,婦人走開了,襄鈴姑娘還是笑著,一手倚在橋欄托著腮,一手拈起髮辮微晃,讓尾梢的鈴鐺盈盈流歌。
  
  「......誰知道呢。」她輕聲呢喃,也只有離她最近的六子聽得見。
 
  銀鈴歡唱,彼岸浮燈,晚夏如水涼夜沁入脾肺,流轉間直使人感惜光陰寸金、歲月靜好。
  可襄鈴姑娘仍是那般清淺澹泊地笑。那絲笑意裡有些什麼六子不明白。待許久之後,他經歷更多人事方才知曉,何謂欲說還休。
 
  辨不清過去幾個時辰,橋上橋下兩人都是同一姿態。筵席未散,遠方喧鬧依舊。
  
  「嗯?」
  
  襄鈴姑娘驀地直身看向西畔。六子被驚醒,視線隨之挪去。
  全城的人幾乎齊聚東畔赴宴,橋的另一端靜謐蕭索,一人自那頭施施而來。雪髮如梅翩躚,袍裾在夜色裡翻飛。
  六子還來不及詫異,便聞響鈴倏忽急促,女子霎時行至來者跟前,欠身一福,尚未及地那人即抬臂虛扶,先開了口:
 
  「青丘國主,萬不可行如此大禮。」聲如其人,淡然清冷。
 
  襄鈴卻搖搖頭,執意拜了下去。
 
  「許久未見,紫胤真人。」
  
 
  待續 
說話
  依著伊吹五月大人的畫作摹想成年小鈴兒的形象。
  這位繪者功力強悍到他畫什麼我就想跳哪個坑。(跑題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