峊梓‧91巷

關於部落格
Live life to the fullest.
After all, you only live once.
  • 1585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古劍衍生】雁向西‧2

  一早天便是暗的。炎夏烈日也撕不開的厚重黑雲團團繞繞,裹著轟隆隆雷鳴,少頃第一粒雲水凝結,牽連一場滂沱大雨。
  六子蹲在自家門檻上看看天色。渡口應該不會有什麼活兒了,往城裡轉轉或許有機會。他搭上蓑衣衝進雨幕。
 
  官道在這惡劣的天氣裡竟不少人。六子在進城的隊伍中蹎腳引頸地探看,不知前方怎麼著把城門堵個水洩不通。
 
  「我說這位小哥你省點事行麼?衣上的水都蹭到我身上來了。」邊上挨著的大嬸不樂意了。
  「欸、對不住啊大姐,我只是好奇城裡是不是有什麼熱鬧,咋這麼多人?」六子搔搔頭靦腆地笑問。
  「不是啥熱鬧,今兒是外城方家老爺的忌日。」後面嚼著草根的老頭兒瞇著渾濁的眼,指了指前頭:「幾位表少爺表小姐都回來了,方家小姐和姑爺親自領族人進城祭拜,才搞這麼大陣仗。」
  「對呀!我都忘記了。」恍然大悟,六子拍了一下腦袋,「這麼快十年啦......」
 
  外城的方家三代俱為琴川首富,太爺和老爺都是念佛的,一家心慈,琴川城裡築堤鋪路、放糧捨粥背後都有方家人的身影。十年前方老爺去世,百姓自發送葬的隊伍足足蜿蜒半個琴川。六子當時也在人群裡。
  怎麼就忘了。他又使勁敲幾下腦袋,當即閉眼合十默默祝禱。
 
 
  那是他五歲的事。母親病故後不久,父親便抑鬱而終,六子一個人留在木板搭建的破敗房子裡,靠左右鄰舍接濟度日。他試著到城中求訪店鋪雇用,但誰會要一個手不能挑、肩不能提的五歲孩子?
  六子被肉鋪老闆趕出來時,撞上了帶著孫子出遊的方家老爺。
 
  「我不能收。」他把手上的銀錢塞回方老爺手裡。
  對方像是很驚訝,扶著膝蓋蹲下身與他平視:「為什麼?」
  六子小心翼翼地看著他的眼睛,確認對方沒有生氣才開口:「爹說沒有先幫忙別人就不能拿別人的東西,只有乞丐才會這樣,我不是乞丐。」
  方老爺盯著他半晌,呵呵笑了起來,「孩子,我孫兒想吃糖葫蘆,可是城裡那麼多販子,你知不知道哪裡賣的最好吃?」
  糖葫蘆?他搔搔頭老實地回答:「城東,城東柳奶奶賣的最好,雖然北城門王大貴的比較香,但娘說他的果子不新鮮。」
  「城東嗎?」方老爺笑得很開心的樣子,「孩子,你可以帶我們去找嗎?」
 
  六子點點頭,轉身領著他們走,起初步子有些快,後來他回頭看了看方老爺,便跑回去拉著他的手慢慢前行。
  咦?六子悄悄抬眼瞄了一下老人。他好像又聽見笑聲。
 
  「喲、是蘭生啊。」老嫗在牆根下坐著,旁邊支著一根大木槎,插滿紅澄澄的冰糖葫蘆。
  「您好啊柳姐姐。」
  「帶小傢伙來買糖的吧?嗯?」老嫗看向被甜香饞得直吞口水的六子,「這是誰家的孩子?」
  「路上認識的小朋友,他說您做的糖葫蘆是琴川最好吃的。」
  「呵呵呵...小傢伙有眼光,來。」
 
  六子猶豫地緊盯著遞過來的糖葫蘆。
 
  「你幫柳婆婆帶來了生意,拿著吧。」方老爺拍拍他的肩膀。「還有這個,」那堆銀錢又回到六子手裡,「你大老遠帶我們來城東,這是謝禮。」
 
 
  前方行伍動了。
  六子被人群推攮著擠向城裡,決定進城後先去方氏祠堂,給方老爺上炷香。他一抬頭,見城樓上似乎有人站在那兒,素著一身白,昏暗的天色中分外顯眼。
  可是上邊怎麼會有人呢?再一定睛,發現那人的袍服有藍紋滾飾,不全是白。
 
  「前面的走快些!」
 
  他被喊了一聲,忙收斂心神快步走進城門。
  等六子想起那很可能是那位白髮仙人時,日頭早落下了。
 
 
  待續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