峊梓‧91巷

關於部落格
Live life to the fullest.
After all, you only live once.
  • 1585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古劍衍生】雁向西‧1

   大雨初歇。川水映照透散雲翳的暮陽,夕色紅濛一片,幾里外城居冉冉蒸騰的炊煙也似薰得橙暖。
 
  「最後一批,趕緊的,之後下工吃飯去!」船家赤著臂膀吆喝。

  「好嘞!」船工們應了聲,手底更加俐落。
 
  六子接下前頭拋來的貨箱,雙臂一沉、劃道弧線、一甩,後邊自有夥計承接妥當;他不怎麼上心,動作雖然順暢,一雙眼卻老偷覷渡口另端。
  琴川渡口這半主靠商船,比鄰的那半則以客船居多,向晚時分相對冷清。寥落停泊的船隻中,一條小小舢舨格外醒目。
  木板上不見搖櫓,船腹小艙僅以竹枝搭建,竹為脊梁,麻篷蔽頂,四壁通透毫無遮幔,堪稱簡陋至極。
  可那船主人......
 
  「六子!恍的什麼神!還想不想下工了?!」
 
  「啊、是!」猛一回神才發現手裡揣著貨箱忘了拋,幸好不是漏接。六子忙繼續幹活,一邊仍管不住眼地偷瞄那站在舢舨上的人。
  白髮如星,襯著橘彩暮芒拖曳銀亮散在空氣裡,袍服恍若囊映雲天,周身素淨,唯腰間配掛碧玉紅穗,為這淡得幾乎融於天地的身影標誌一抹顏色。
  六子搜空肚腸只想得出一詞形容:「仙風道骨,那絕對是得道的仙人。」
  再瞥去一眼,那仙人竟轉頭看向這裡,正對上六子的視線。
  沉淵無波,澄澈彷如冰泉。六子一下子找不著北,只能傻楞楞看著,覺得世間一切喧囂俗擾都遠去了。
 
  「六子!!!再不回神今兒就不發你薪餉!」
 
  「欸?!別啊船老大!我立刻做完、立刻做完...」
 
  他給自家老闆賠個笑臉,可又回頭時,那不起眼的舢舨上已經沒有人了。
 
  ※
 
  六子今年二十有七。自幼失親,虧得鄰里相助,再者六子自己也夠上進,日子雖清寒些,倒也沒落得三餐不繼衣不蔽體。
  讀書那是甭想,反正他也沒興趣,身板還小的時候在飯館裡幫人揀菜洗碗,個子大了就天天往渡口跑,看是挑樑扛柱或拉車運貨的他都做,琴川乃至虞山一帶的路線水系沒人比他更熟。
  琴川南臨昆、蘇,西銜無錫,東南通太倉,西北則與江陰接壤,因境內七條水脈平行並列如琴弦而得名,為江南水鄉樞紐,兼之氣候和潤、天地獨厚,榖物年可多熟,富饒堪稱南方第一。
  成天與南來北往的商旅打交道,六子也算見識廣了。他掙錢但求溫飽,也不覺得孤家寡人有什麼不好,屢有閒錢都散去街頭巷尾和他一樣的孤兒。按六子本人的說法:棺材本攢夠了就行。
  他只有個小小的願望。
 
  「跟你說,我瞧見仙人了!」他高聲壓過酒坊裡的騰鬧,和同伴指手畫腳。
 
  「六子你少胡謅,仙人是你能瞧見的?」一圈人哄笑開來,這六子老想些亂七八糟的。
 
  「哎你別不信,我真瞧見了,頭髮花白花白可臉卻一點皺紋都沒有,看上去還挺年輕,不是仙人是什麼?」
 
  「你帶來我瞅瞅,搞不好是妖怪!」「六子傻了吧,仙人妖怪分不清的!」「哈哈哈......」
 
  「什麼妖怪!仙人哪是說請就請,你們等著,我找到他就拜師修行,修成仙人給你們看!」六子氣得跳腳。
 
  修仙──這就是六子的願望。
 
  越過虞山有個珍珠灘,名字美則美矣,可淵淖暗沼不計其數,不僅賊匪藏匿,還潛伏不少妖魔猛獸,商旅行經必定會雇用武師押車;六子少年時曾被雇為行腳夫跟過一趟鏢,不幸遭遇妖怪襲擊,一行人死傷泰半,若非剛巧有修真門派弟子路過搭救,剩餘的人也得交代在那兒。
  那是六子第一次知道修仙。他看著救命恩人指捏劍訣、凝眉斂目,也不見如何作勢,妖魔便在如雨劍芒中破碎消散,恩人隨即御劍乘風離開;六子被那瞬霎震撼得丟了魂,既沒能感受餘悸也來不及慶喜倖存,腦袋裡空空茫茫,只記得滿天流星劍雨。
  之後他便一門心思地探尋修真者想拜師,可找到的人不是修為尚淺、就是心氣高傲看不上他,再沒有如他救命恩人一般的人物。
  六子打定主意找出那位白髮仙人,這回無論如何都得成功。他的年紀不小了,要再沒著落,恐怕此生便與修仙無緣。
 
 
  待續 
說話
  仙四心得還欠兩篇。親代大約無望了,剩著那篇剛好能和古劍合寫,可平鋪直敘太無趣,乾脆把想法埋在衍生裡,順便練練筆。
  可能會寫很久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