峊梓‧91巷

關於部落格
Live life to the fullest.
After all, you only live once.
  • 1585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峊梓】瑟萊法‧0426

  正想關上鐵門時,發現有人在樓上階梯間探頭探腦。
 
  「S?」
 
  「啊哈哈......早安啊瑟萊法姊姊。」少年拉著室友慢吞吞下樓,一臉尷尬。
 
 
  「妳還好嗎?」
  
  遞茶杯的手幾不可見地頓了一下。
 
  「為什麼會不好?」她將陶杯安放上訪客面前的刺繡杯墊。
 
  「就...失戀難過好想死之類的?」
 
  I 聞言很順手地一拳往室友頭上乎過去。
 
  「揍得好。是說臭小鬼,你哪隻眼睛看到我談戀愛?」這決明子茶好像煮得有點焦。
 
  下一秒四道目光唰地定在她臉上。
 
  「我說了什麼嗎?」
  
  IS二人組神色悲憫得可以渡化人。瑟萊法轉頭看滾倒在茶几旁曬肚皮的莫內,牠圓睜著貓眼表示莫名奇妙。
 
  「瑟拉,妳記得剛才有人從妳屋子搬出去嗎?」
 
  「而且那位先生跟妳或房東小姐都沒有租賃關係。」
 
  「妳也只有一間臥室。」
 
  「「難道不是在戀愛嗎?」」
 
  哼哼。「孩子們~基本上,到了姊姊這個年紀呢,就不適用『談戀愛』這種夢幻幼稚的詞語了。」
 
  「明明都一樣。」「不然要叫什麼?」一個嘟囔一個虛心求教。
 
  「評估。這種事,不過一個衡量的過程而已,合格就續聘,不合格就汰舊換新;我們已經沒什麼時間能蹉跎了,凡事得講究效率。」
 
  她得意地欣賞兩個少年瞬間僵固的表情。
 
  「...我突然覺得那位先生有點可憐。」S吶吶開口,I 無言點頭。
 
  「有什麼好可憐?不合格又不代表他錯,只是跟我合不來。如果活到這歲數還看不透,這男人也沒什麼可指望的了。」
 
  「是有點道理,但妳還真無情。」
 
  「請稱讚我重視他人的時間如同重視自己的,節儉是美德。」
  
  ※
 
  普遍定義會將她歸類為SOHO族,瑟萊法本身卻對這名詞很有意見。
  
  「在家辦公,一聽就覺得人生晦澀前途無亮,我這叫勞逸結合。」這是她的說法。
 
  瑟萊法從事過很多工作,從與她外表相符的彩妝師、保養品銷售、跑單幫,到與她外表無可聯想的補習老師、保母、手工藝品創作等等,上班地點無一例外都是在她位於91巷的居處。
 
  「其他還可以理解,跑單幫要怎麼在家工作?」峊梓的正常人代表S發問。
 
  「我去旅行時她指定的土產就是商品,嚴格來說是我在跑。」身為雙胞胎姊姊的賽菲利亞很無奈地表示。
 
  她沒有什麼怪癖,只是單純坐不住辦公室、討厭被主管同事會議業績追著跑而已;她不算懶,可以密集緊湊地連續工作幾週,也可以遊手好閒地放空幾月。
  涉足各式各樣的領域讓她認識千奇百怪的人,瑟萊法從他們口中聽到很多故事,足以彌補工作中難免的枯燥。
 
  「保證比八點檔還精采,寫書來賣搞不好挺有賺頭。」某日靈光一閃後越想越可行,於是她選擇了目前的工作,開始在大綱截稿編審付梓的循環地獄中痛並快樂著。
 
  靈感乾涸時她習慣泡論壇、上B板,專找心情八卦生活等板塊鑽,那些地方就像所有荒謬莫名故事的集合體,沒有最詭異只有更詭異。
  
  「原來世界上不正常的人還是蠻多的,吾道不孤。」瑟萊法嚴肅地對莫內說道,莫內只賞她屁股瞧,尾巴都不搖一下。
 
  偶有興致她也會參與討論──多半是卡稿時藉機轉移心思、紓解壓力──特別針對中二、自感良好或無病呻吟的帖子,鞭起來忒爽。
  那些被她鞭過的,也有耽溺未深或只是一時發洩的人,居然一鞭就醒,還認真地傳私訊丟水球來感謝點化,甚至央求進一步開釋;起初感覺啼笑皆非,後來名聲竟顯赫到有人專程來討鞭,瑟萊法看著與日俱增的短訊信件眼神都死了。
 
  「妳就努力普渡眾生吧。」她在MN動態訴苦後I 敲來這句,背景是一票親朋好友的對話窗,分別以文字或表情圖案傳達了同一訊息:
 
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──
 
  ※
 
  每出完一部新作,她會給自己一段假期,通常假期是從橫掃各大書店揭開序幕;等莫內開始霸佔她臥房抗議活動地盤縮減,瑟萊法就曉得該去超市備糧,然後閉關消化堆滿起居室的書籍。
 
  「這些也是靈感來源之一?」I 總會抓準她補貨的時機來借書。
 
  「不,我只是想知道怎麼寫才不會撞梗。」她非常敬業。
 
 
  論壇才是她的主要取材點。
 
  「出家是一種時尚嗎?」
 
  「嗄?」瑟拉妳終於發瘋了嗎──S很想這麼問。
 
  「這個小女生說她男友不肯分手上演一哭二鬧三出家,問我要怎麼辦。」她指著螢幕示意抱著莫內湊過來看熱鬧的賽菲利亞。
 
  「妳打算怎麼回覆?」
 
  「叫她在她男友剃度那天帶DV去拍,留個紀念。」說得理所當然。
 
  「...妳是認真的嗎?」思維相對正常的兩人瀑布汗。
 
  「這種掛在嘴邊的威脅永遠不可能實現,就像老喊想死的人絕不可能自殺一樣。」她邊打字邊說,「佛度有緣人,那些都是和佛無緣的人。」
 
  我也只想度有緣人,不過目前看來還是不要跟這些人太有緣比較好。她默想。
  實際的人大多不屑寄情於網路,理性的人即便在網路上也會劃清安全距離,於是她透過網路認識的一張張臉,在螢幕那端幾乎都是神經病。
 
  「真毒。」I 搖搖頭,然後埋回書本裡,心不在焉地晃著逗貓棒讓莫內衝來撞去。
 
  「是事實,你以為我憑什麼鞭醒他們?沒有人比我更瞭解神經病了。」
 
  「為什麼?」
 
  「因為我第一任男友就是個神經病。」
  
 
  待續
 
 
說話
-0424
  終於開始寫其他人了。  
  瑟萊法的人生觀對我來說很有趣,希望能靜心仔細刻好。
  寫至決明子茶時,神說要有貓。好吧,貓,名字呢?對貓的印象、印象......印象派?
  神說要有貓,於是就有了莫內。(誤)
 
-0425
   寫到第二行瑟拉就不知道要把我帶到哪去了。
 
-0426
  原本我預想中的瑟拉不是長這樣。(正經)
  莫內在未來也會非常搶戲,Maku沒有貓,只好用這種方式彌補牠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